【all斗/旬斗】N次可能性


「篇目之一」
「同一平行线」
「无负责BUG」


>>>>>

【1】


「我爱着你哟。」

————
——

灯红酒绿的大街,高楼大厦背后那些暗淡、狭窄的小巷,一家家亮起灯笼和挂着布帘的居酒屋。

雅座间,男人侧着脸贴在桌子上,双手把玩着乳白色的小酒盏。

身边的友人早已经离去,对方不耐烦的打着电话还瞪了自己一眼。

真凶啊~
男人心不在焉的喃喃着。
现在,然后怎样呢?然后呢?回家去…不想要回家啊好烦啊。但不回家的话又会被唠叨又会被质问好烦唉。

「斗真在干嘛啊……」
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醉意响起。

他并没有期待有谁会回应,
这里只有他一个…

「来看你的狼狈样吼。」

诶?刚才…是不是听见他的声音了?
男人迟钝的转动脖子,像是老化生锈的时钟一样以缓慢的速度抬起脑袋。

昏黄的灯光,模糊的视线中那个纤细的身影靠近过来。

坐在自己身边了,啊果然是斗真啊。还是老样子啊,有三天没见面了好想你啊。

「接到润的电话,说是旬喝得酩酊大醉让我来,真是的,你发什么疯啊,笨蛋旬先生。」

小栗旬涣散的视线凝固在那张喋喋不休的浅樱色唇瓣上,大概是方才还在家里赶过来的只随意在白T恤外套了件黑色外套露出修长的脖颈。
接着右手上的手链螺旋的绕着富有骨感的手腕铮铮作响,小栗旬后知后觉这是很久以前两个人去逛街买的手链,嗯是情侣同款的。

傻笑:「嘿嘿嘿。」

「柠檬鸡尾酒,蒸酒蛤蜊…还有五花肉包饭团,甜芋头。」刚和服务员小哥拿来菜单点完酒水和下酒菜生田斗真一回头就看见小栗旬痴痴的笑脸,嫌弃的搓了搓手臂上立起的疙瘩:「哇好恶心啊。」

又笑了声,小栗旬扑通一声把下巴砸在桌面上,平静的注视着坐在对面的年轻男人。
微微烫卷的褐黑色,柔软的脸颊,漂亮藏着小星星,无辜兮兮的下垂眼,透过暖色的晕光一切都变的暧昧无比。或者该说因他所见……

小菜和酒都端了上来,这里的食物虽然不及高级餐厅那么考究精美,但食材新鲜,像家庭料理一样带来朴实的愉悦与满足。

「好吃!」两口解决掉一个饭团,总是对形容美食词穷的生田斗真连说了好几个唔麦。
「怎么了?闷闷不乐的。」从美食中分出点神果然看见那个人还目光炽热的望着自己。

怎么了?

小栗旬问自己,并不是工作上的瓶颈或是啥,啊…也许也有点的吧,最近都没有在一起工作的机会。
最重要的是,

扑通、扑通

「我,要结婚了。」
———快点阻止我

「优想要下个月去注册。」
———快点说不想我结婚

「她的父母都赞成。」
———快点说…
———你也爱着我

小栗旬的话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想想也是啊…他自嘲的低笑,慢慢阖上眼睑,烧烤料理的闷热让他烦躁不已。连蜷缩在手掌中的指尖也变成烫手山芋恨不得剁下来踩上几脚。

就是因为你啊。
「斗真…」

对你的爱意全部变为巨大的痛楚了。

「我们一起逃走吧。」
———跟我一起逃离吧。

「可以去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然后两个人隐性瞒名,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工作,斗真没打工过也没关系,有我来赚钱然后斗真在家里,只要每天和我说欢迎回来,我就会非常幸福,你喜欢小孩子那我们就去领养…只要和你一起的话。」

不能再说下去了…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也不能抬头看他了…


「然后呢?」

对面的说话了,意料之外却也是意料之中但并不妨碍小栗旬惊讶地抬起头来。润和的水泽泛滥在他的眼眸中,仿佛眨一下就会划过脸颊。
生田斗真没有笑,充斥着严肃的神情,他开口:「抛下一切?你能得到什么?旬。」
「我……!」

——我可以得到你!
小栗旬禁音,喉咙卡住了,干燥的好像几个月没有喝过一口水。
为什么说不出口。

「旬没有考虑过吧,只是想要逃避吧,又孩子气了啊,难不成是婚前恐惧症。」
与往常洋溢着温柔爽朗气息的声音不同,是淡淡无奈与疼惜。生田斗真的眼睛中是没有染色的情感,像天空一样干净但不透明。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是我重要的尊敬的親友。」

小栗旬胡乱的点头又摇头。
心要碎掉了…
也许只有生田斗真才能触碰到他的灵魂,才能感受到掩饰在低磁感性嗓音下的不安。

他试探般的伸出手,在察觉对方一瞬间的僵硬时轻柔的扣住他的手腕。

想要传达给你,一定要传达给你。

他忽然站起身,手上用劲,果然毫无防备的人顺着自己的力跌到小栗旬的怀里。

哐当——!!
碗碗筷筷发出清脆的响声,鸡尾酒洒满整张矮桌。

抱住了…
久违的温度,凉凉的,就算是隔着衣服也凉凉的。小栗旬倾身拥抱着生田斗真,并不是没有抱过,但每一次都为他单薄的身体感到担忧。

就这样紧紧的紧紧的。入眼的是柔软的头发和白皙的脖子,围绕在鼻尖的是甜甜的水蜜桃的味道。

会被推开吧……
也不奇怪,面对一个对自己抱有非友人爱意的成年人,而且还是同性…四年前的告白也被一本正经的拒绝…其实斗真没有觉得他恶心,没有产生隔阂还是对他微笑…已经很幸福了。

小栗旬闭上眼把脸埋进他的发丝间,无奈地在心里叹息。
啊啊啊败北了。

「又撒娇了啊…旬酱呐。」
最喜欢的透彻声线直接传入耳畔,小栗旬感到后背多出的重量,心中哐当一声震惊。

「斗真…」
「嘛~」
生田斗真苦恼的笑道,那笑颜如同林荫间透出的阳光,有一股甜滋滋清凉凉的风,掠过小栗旬的心头。

「都怪你总是对我表白,我都快要免疫了啦。」
「斗真…」
「旬你有交往四年的女友,父母都很支持。而我们都是公众人物,还是同性。你喜欢你的事业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要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后悔?」
「四年前我也说过了,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親友。」
「第二次被拒绝了,伤心。」
「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喜欢女孩子啊~」恨铁不成钢式敲头。
「但我也喜欢女孩子啊,只不过最喜欢的是斗真而已…」嘟囔。
「哇—又来了!」

最初相逢时的冷淡,以及之后时不时的拌嘴,都是为了相互理解的那一刻。总有一些悲伤的事,总有一些开心的事,但因为是与你的回忆,所以都会变得非常珍贵。

「优桑是个好女孩,她可以给你你想要的家。」
「……嗯。」
「再任性的话就不理你了。」
「好凶啊。」

无法看见的现实如同怪物一般,像是要把他们击溃一样蜂拥过来,但是…
能够真心说出相遇真是太好了。

「还是可以见面……的吧。」
「那是当然的呀。」




和四年前一样的心情:愤怒,不甘,伤痛以及满满的爱意。
不同的大概就是

———不可思议的释然,莫名其妙啊下次见面的时候再问问他吧。


【TBC】




<<<<<
喝醉酒不小心又发疯的栗子🌰和同性告白免疫max直男番茄🍅。
下一篇是润的视角。
其实旬斗才是最虐的吧……
话说写的我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了。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Rin☆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