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沐浴阳光的辉夜姬Ⅰ】

 

【双黑/太中】

【沐浴阳光的辉夜姬Ⅰ】

【原创人物有,私设有】

【中短;周更;住校党】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stars. 

————楔子


十一月二十一日


死亡到底是怎么样的感受呢。


像在癌症患者身上所观察到的那样,当病情长期恶化,并发症和副作用加重,就表示患者已进入临终状态。


脑死亡?呼吸停止?心脏减缓?


死了以后又是什么感觉呢。

会继续痛吗?还是像做梦一样?或者是陷入连思考也办法的虚无世界。


为什么·····

要思考这些问题呢·····


哗啦哗啦——

那是锁链晃动的声音。

这里距离地面近十米的地牢,说是地牢或许还不够形象。


这里没有阳光,没有温暖;阴沟里吹来的风和墙壁散发出的冷气与空气汇合,为了防止关押的人逃跑四周全是用RPG也无法破坏的墙壁。阴湿的气体凝结成水从凹凸不平的天花板上滴落下在坑坑洼洼的小坑里激起水花。


相隔三米会有一个用成人手臂大小的铁栏杆围住的房间,那是关押他们的,当然也是为了不让他们合伙逃离这里。


在这个地下的尽头是三个密室,只要打开门就有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那是惩罚室。

让不听话的孩子乖乖认错的地方。


哗啦哗啦——


如今的这里只有一个人。

黑漆漆的环境下只能模糊看见一个纤细瘦小的身影,唯独那双眼睛发出凛人的光芒,犹如埋藏在海底深处的矿石,反射着阳光迸出凌冽深幽的湛蓝。


“呼——”

那个少年浅浅的吸了一口气,吐出胸口的浊气,在这样的环境下连呼吸新鲜的空气也是奢侈。


一道道深红色的鞭痕和已经泛黑的淤青在那具看似脆弱的身体上,白色衬衫上的血渍似是被染红色的雪白山茶花,衣料和伤口被黑色的血痂黏住只要轻轻一扯就能看见漂亮的血红液体流出。


这时,


“哦呀,还真是好风景呢~”

打破这份孤寂的是从上方传来的声音。


少年迟钝的抬起头,已经模糊不清的视线只能看见一个人逆光从台阶走下来,思想也变得迟钝的他甚至还愣愣的想着是从出口射进来的光线啊。


光芒马上就闭合消失了。

来人站在少年的面前,隔着铁质的牢笼。


“超级狼——狈啊。”明明是非常磁性温柔的声线却用着轻快的语气说着欠扁的话:“早知道就把照相机带来了,好可惜啊。”语毕还真叹了一口气。


半生锈的大脑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少年抬头,侧边过长的刘海细细碎碎拂过额头搭在睫毛上,模糊的视野中终于看清了那张令他作呕的脸孔,他压抑着喉咙中的腥甜,恶嗤:


“——咳、死开····混蛋。”

“第一句竟然是这个,嘛我可是好心来看看亲爱的搭档死了没有。啊啊~如果能重新有个性感的美女搭档就再棒不过了!”

“给我闭嘴!太宰治!”


“嗯——”来人,也就是太宰治恶趣味的拖长音节,浅褐色的眼睛微微眯起,用充满不屑的神情俯视狼狈的少年,开朗的笑道:“中也啊,你想死?”


这并不是威胁。


中原中也非常清楚,眼前这位虽说是他最厌恶的人却也是最熟悉的人,他能听得出他并不是在威胁,只是单纯的疑问,或许要再加上点嘲讽。


不想回答,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太宰治冷笑着睥睨的少年,不给他沉默的机会:


“你想要到那个孩子身边。”

“是这样吧,中也。”


果断的、毫不留情的,化作利刃的语言狠狠地刺入中原中也的心脏。

——

——


十一月十八日


“······”

“嗯~哼哼~嗯哼~”

中原中也抿起唇,脚步不停,视线往下移就看见那个一耸一耸的绿色脑袋。


“好开心哈哈!”

绿色脑袋的人儿发出童稚满满的小奶声,举行派对似得伸出双手欢呼转圈,她转过身,白皙的脸蛋透着漂亮的粉红色,金黄色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直望少年冰蓝色的眼眸。


为了行动方便,女孩换下一直以来喜欢的振袖和服穿上上粉下黑的海老茶袴①,小靴子在石板地上踏起清脆的响声。


仿佛这还不能表达出她心中的喜悦,她眯起眼睛,咧出大大的笑脸:

“能和HANA②一起出来玩!我真的真的好开心呀、呀、呀~~”最后竟然还咻咻咻的原地转起圈来,长长的嫩绿色姬发也随着她的动作飘飘荡荡。


“我们可不是出去玩的。”中原中也拇指揉动太阳穴发颤的神经,黑色的手套和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对于这个孩子他连发脾气的力气也没有了。


藤原香子,三个月前被中原中也捡回来的,长话短说:作为港口黑手党组织超级新星的强大能力者他前往欧洲,在完成任务时收到尾崎红叶新派来的任务带回一个异能者。


那个人就是藤原香子,不能完全控制自己能力的女孩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杀害了家里包括仆人管家在内的一百多人。


外世界已经不能包容他了,但是里世界可以。


“啊!太宰前辈!”


思绪被打断,还未见到人中原中也就无缘无故的气结。

“香酱~啊啦,还有一个漆黑的小矮人,啊动了!嘿~”轻松的躲过迎面击来的一拳,对少年的动作再熟悉不过的太宰治笑得春风灿烂。


中原中也勾起施虐的冷笑,刚想抬腿踢过去忽然想起首领嘱咐尽快完成任务,压下蠢蠢欲动的怒气,咬牙切齿道:“给我等着,回来再收拾你这个绷带附属品!”


“诶——明明中也自己也是帽子放置所。”太宰治不可思议的眨眼。


被称为会帽子放置所的中原中也以看到街边呕吐物一般的嫌恶眼神朝上瞪视着太宰治,随即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开他走远。


藤原香子见中原中也自顾自走出大门,刚跨出一步想着旁边还有人,瞅着依旧满脸微笑的少年,光是他那被绷带包扎的脸很难想像这是个能和中也不分高下的强者。


“怎么了香酱?”貌似注视过长了,太宰治收回看向那人的的视线,弯下腰看着犹豫着说什么的小女孩。


“啊啊抱歉!那个、HANA、我是说中也前辈就是那样的人,太宰前辈不要介意!”


已经准备接受太宰治温柔谅解追上中也的女孩却被眼前意料之外的景象愣住了。


那是怎样的眼神呢。

是怎样的人才会有那样的神情呢。


空洞冰冷,如同在耶稣教堂被肃立的冰冷石像注视,如其说是死一般的视线,不如说是看着死人才会有的视线。


待宰的羔羊,阴湿的爬行动物,下葬的尸体。一瞬间藤原香子的脑海中浮现出许许多多小时候见过的、害怕的东西。


那个人俊俏清秀的脸上固定不变的笑容消失了,藤原香子第一次发觉这个人不笑的样子是如此冷漠,没被绷带遮住的一只眼反射着不言而喻的颜色,这使得他愈加神秘惑人。


时间仅仅过去几秒,但女孩的后背已经冒出一层冷汗。


“才不会呢~我啊、可是最讨厌中也了。”

说着前后不搭尾的话,太宰治扬起笑容,伸出被雪白的绷带缠绕的手拍拍对方的脑袋,眯起的眼睛掩盖住一切情感。


藤原香子迷迷糊糊的点头转身跑远,脑中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协调。但如果被问到这种不协调感到底是什么,却又像是隔着一层薄雾般说不清楚。


太宰治站在原地,直至女孩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歪头,

“可以出来了哟。”


“真是瞒不住您啊。”

随着太宰治的语落,从拐角处走出一位老者,不论是那一头的白发,嘴中衔着的雪茄,还是黑外套与西服,都在诠释着一名老绅士的风貌。黑手党的元老之一——广津柳浪。


“首领有事找您,太宰先生劳驾。”

“好吧~我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不用看着笨蛋中也,居然又有工作——啊呜我要控诉~~”太宰治露出索然无味的表情。


“十分抱歉。”

十分抱歉,藤原小姐。

········

·····


++++++++++++++TBC+++++++++++++++++

藤原香子的人设有的哟!在前面!自己看!是个小小的萝莉!

①:海老茶袴是多作为女子毕业着作为毕业典礼的礼服。鞋子可以是正装草履,也可以是靴子,配靴子是大正时期留下的穿法。因为下摆不紧所以行动较方便。

②:HANA(花)是藤原香子对中也的叫法,中原中也的罗马发音是Chuya Nakahara,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香子听错中也的名字,后来就没改过。

评论 ( 10 )
热度 ( 17 )

© Rin☆楠 | Powered by LOFTER